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五
—熊兴怀:“天道酬勤,还要懂得合作”
发布:zzg001   发布时间:2017-12-07   浏览次数:92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职工熊兴怀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熊兴怀)

引言:今年院里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我们院所建设发展了这么多年,以前搞过所庆,写过院志、所志,都是以前一段时间的事情。今天把老前辈、老职工请过来,想请你们给我们介绍一下院所的历史,给我们介绍所是怎么来的,怎么从荒坡滥箐变成现在的样子,让我们现在的农科人、年青人,特别是后来的农科人了解我们自己的历史。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历史文化挖掘,通过普查调研、实地走访、查阅档案、征集老照片、旧图片,开展征文活动等方式来回顾历史,教育后人。今天请您来是想做一个访谈,请您给我们讲讲院、所的发展历史,您所经历的一些历史故事。您是所里老前辈,老职工,情况你了解,也说得清楚。

Q:熊老师是什么时候到所里的?

A:我是1987年到所里工作的,201511月退休。我们这一批筹建小组领导成员,我是最后一个退休的。筹建领导小组成员包括张春华、甘环、蒋民汉和我。我原来是沙地村的主任,因为干事得力,老张书记也看得上我,就帮我调到筹建办。当时又从农科院直接派了部分干部下来组建这个单位,之后就留在这个单位工作,包括蒋民汉和杨红钧,后来又把吴仕荣从瑞丽热作所调过来。

Q:您参加工作之前是否听说过农科院,是否听说过资源圃?

A:1984年和志强省长来元谋开会,元谋热坝开发的会议,当时就听领导讲话要加强元谋农业,决定在元谋办一个云南省热作研究中心。和省长觉得中心太多了需要一个有特点的名字,就把云南省热作研究中心改名为云南省热区经济作物资源圃,并且亲自题名,做了一个大理石牌子,现在那个大理石牌子还在。我们所的名字后面又改了几次,总共改了四次。我第一次到农科院院部是九几年,我们从黑龙潭那边去的老院部,当时感觉是已经出城市到农村了。大门感觉很矮,右手边是保卫处,大门进去正中间还有个水池和假山,假山正对面是土肥所,右边当时是个汽水厂。以前还有个电影院,我还在里面看了几部电影。下到底点就是厨房,厨房过去有个球场,球场再过去有一些房子,当时我们单位就要了几间房子在里面支起一些床铺,我们去的时候就是住在里面。当时的印象就是那个床是以前的那种挂着蚊帐的绿油漆双人床,就像学生宿舍一样。因为里面长时间没有人居住,进去以后有很大的霉潮气,条件和现在相比,真是天差地别。

Q:您退休之前最后一个岗位是什么?

A:我退休之前最后一个岗位是行政管理科的科长,当时我的年龄已经到53岁了。我退休后又在县上做了点事,一个一千多万的项目,县上和州政府下了一个文件成立了一个工程局,任命我为局长,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我就把工程局长的职务辞了。

Q:您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哪件事情让您印象深刻?

A:最早来的时候,张春华的创业精神和艰苦朴素精神让我印象深刻。当时舍不得花钱请小工,很多事情都是我们自己做,我们又都是农村出身,都很积极的去干活,把自己当成农民一样的去干活,而且都没有怨言。单位买的木材到了以后,都是我们自己去扛去抬。我们还自己挑粪、下水泥、挖土、栽树,用化肥换农家肥,一包化肥换一车农家肥。



(筹备组成员)

Q:来到资源圃后,第一个岗位是什么?

A:我刚进入这个单位,主要工作是协助征用土地,当时还没有土地局,但是有城建局的征用地部门。当时的人集体观念比较强,又比较配合政府的工作,征用工作并不像现在那么难。

Q:工作开初,遇到最艰难的时刻及事情是什么,您是怎么克服的?

A:我刚进入到所里的时候,人真的很少,也没有完善相关的设施,很多事情人手不够,也没有专业性的技术人员来做相关的工作。水利工程也没有,我们就挖了一个深井,平时的职工生活用水和生产用水都是从这一口井里抽出来的。有一次抽水机启动不起来,当时又没有电工,我们种的那些苗子需要抽水上来浇水,但我们找的电工又没能帮我们解决问题。最后是我干了一整个晚上,我自己去试电路,最后发现是保险丝烧坏了,才解决了问题,也算非常辛苦。这件事情之后,所里就去电力公司调了个电工过来。

(资源圃大门)

Q:我们了解到张春华书记曾经触过电很危险,能不能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

A:有这件事情,那个电其实是电力公司架起来给我们用的电,但是电杆架设不规范,防止电杆倒塌的那根拉线打滑和电线搭在一起了。张春华和我哥当时从工地上返回办公室,经过电杆旁边,他没注意就碰到了那一根带电的线就触电了,张春华当时就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了。我哥因为当过兵,对电力的知识也知道点,意识到他是触电了也不敢直接拉人,就用力拉他的衣服,使他和电线脱离之后才得救。

Q:我们开展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要梳理一些线索,比如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研成果、重要人物,老建筑、老古籍、旧图片等,这些反映历史的东西所里面还有吗,您是否了解一些情况?

A:县政府招待所对面的那栋房子就是筹建领导小组最早的房子,现在还在。照片大多都已经移交到档案室了,其它一些私人的照片需要找一找。

Q:记录历史是为了留存记忆,教育后人,到了农科院后,对您影响最大的一位老师或者是领导是谁?你在他身上学到最珍贵的什么?

A:张春华书记对我们的影响最深,印象也最深刻。他也是当过兵的人,和他做事情就比较合拍,他特别能吃苦、不铺张浪费,过年过节,我们就自己组织职工表演一些节目,吃饭都是三菜一汤或者四菜一汤,非常的节约。

Q:您认为什么是农科精神?什么是农科文化?我们想听听您的理解,可以展开,也可以说几个词。

A:农科精神、农科文化从内涵上来说是比较相近的,精神和文化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我认为的农科文化是涉农的研究人员一定要根据当地的农业所需来研究并解决当地的种植问题。

Q;您对农科人,特别是年青人如何开展工作,如何做人做事有什么好的建议、忠告或者是寄语?这是传承,请您给我们年青人一些告诫。

A:科研人员应该懂得吃苦耐劳,还要有坚持精神,如果你定了研究方向就不要轻易变动,因为一个研究成果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的。如果年轻人的学术水平达到一定的层次,就应该给相应的职称,奖励也一定要给。我认为年轻人的思想教育工作方面一定要加强,一定要勤奋努力,天道酬勤,还要懂得人与人的相处合作之道。

(录音整理、编辑:邓君浪、李复兴,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六
下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四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