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四 —杨银川:潞江坝的垦荒人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6-12   浏览次数:2699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热经所退休职工杨银川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讲述者杨银川)

Q:1955年当时这里是叫什么?您是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的?

A:当时是叫棉作试验站,种棉花。当时是动员来的,当时我家在施甸县由旺镇,支部书记李孟太(音译)去由旺动员,动员来种棉花。

Q:您当时在由旺是在家务农?怎么会招到您的?

A:是在家的,他去镇上动员,到镇上招工,然后乡里的乡长就排队(筛选),是哪些人能去,哪些人不能去,那年我们同时来了35个人,大多离开了,到现在就光剩下我一个。

Q:当时您们来的时候,不包括你们这35个人,当时棉站是有多少人?

A:当时,李孟太他是南下干部,他来这个单位当支部书记,这个站是53年成立,本来是50年就成立了,它只是来选址,没有选定,相当于来了几个技术干部来调查,开始是在施甸的扎里(音),那个时候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事情,但是我还没有参加工作,我是55年才来到潞江坝的,还到芒市三棵树在了一年,52年在芒市,到53年就来这里(潞江坝)。

Q:当时棉花试验站为什么会选在潞江坝?

A:它是属于亚热带地方,估计是这个地方自然环境、温差,降水等等都比计较合适,从整个日照时间,降水量等各方面选址,选下来以后可能还跟芒市三棵树那边比较,觉得这边比那边自然条件要更好一点,更适合,还有一个是,当年这一大片全是荒地,方便开垦,50年代后期军垦农场也下来开荒搞这些,所以当时选址选在这一片。

Q:听说当时这块地还在当地土司手里?

A:是的,以前这里是属于土司的地皮,因为那个时候棉站来这里,就问(向)土司家要土地,要了2千亩土地。

Q:他凭什么给你?是什么样的土司?

A:那个时候,土司也就跟着道北京开会,承认新政府,已经解放了,一个姓线(音)的土司,是个傣族。

Q:云南历来都不是棉花的主产区,都是北方,为什么会要种棉花,而且试验站在潞江坝?

A:那个时候都是搞试验,在西双版纳那些地方,凡是有点热的地方都去试种棉花,像瑞丽,陇川,芒市,施甸这些,我们都派人去种了(这个是后期了),估计是跟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关,以这里为重点,全省都发展出去种棉花,估计当时是有历史背景在里面,因为当时新生政权才成立不久,国民经济也需要,那个时候还什么都凭票,供给不足才弄这些,种棉花可能是当时的历史背景,要大力推广粮棉,解决温饱问题。

Q:您招进来的时候是搞些什么?

A:在这里就是种棉花,棉花打枝,收棉花,棉花中耕施肥,就是这些农工,我们就是属于农工,整个试验站分为选种、栽培、病害、土壤营养等几个组,这里叫棉花试验站,当时也培养些棉花技术干部。

Q:当时这些分组有没有技术干部领头?有多少?

A:有的,大概就是10多个,这些都是学校里出来的,有些是四川的,有些是大理这个大学,有昆明的大学来的,那些人来这里还是能待得住,都待在退休。并且这些大学生来到这里,都要劳动的,不是比手画脚的,都是实际劳动的,选种都是亲自下去选,看哪个棉桃好,纤维有多长,棉花的拉力有多少,都亲自干,跟我们是一样的,那个时候说苦也不算苦,苦的时候也有,要说苦是在大跃进时候最辛苦,大跃进时候正常工作都是10个小时,晚上还要加夜班,那个时候还没有电,打着汽灯,有些出去砍甘蔗,有些出去收棉花,像我们棉作试验站就是一个是棉花,一个是甘蔗, 还有附带着胡椒、咖啡,主作是棉花。

到后来七几年的时候就是棉花不合适种了,一个是种的成本太高,一个是有虫害,收不起棉花,棉花还在是青桃的时候虫子就吃掉,有时候是还是花蕾的时候就吃掉,有时候是把树的尖子都吃掉,打什么药都不行,那个时候我们是打1059、1065、DDT、乐果(后期才有的),打药都弄不下去,到后来潞江坝就淘汰棉花,那个是时候是潞江坝种棉花是讲万数亩(60.70年代),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械压花厂,一天能够处理3、5千斤棉花,饿肚子那些年正是种棉花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年纪轻,我才有二三十岁,也吃不饱,天天去干活,人都搞瘦掉。

Q:当时住的房子怎么样,住在哪里?

A:当时住的房子也简陋,像我们一家人住一小阁房间,小单间,刚开始的时候住的是草房,还是会漏风漏雨的,后来逐步盖了住瓦房,现在都还有几间瓦房(那个是60年代左右盖的)。

Q:那个时候干劳动是白天天气热,晚上打着汽灯蚊虫叮,有没有“逃兵”?

A:“逃兵”还是有的,从我们站的情况来说,为什么说我们一起来了35个人,到现在就剩我一个人,其他有些就抵不住跑掉的很多,像我们这个单位是逐步轮流去招工的,我来了以后又招了好几批,腾冲、保山等地的都有。那时候是一个是天气热,二是蚊虫叮咬有毒,坚持不住就什么都不要就走了,走了以后慢慢的又把户口迁走就行了,那个时候是户口身份证这些都还不重要,跑出去国外的没人管。

Q:那个时候能领到多少的工资?

A:我是一来就领到24块钱的工资,24块拿回老家也只是能解决点基本生活,其他也不能做什么事情,那个时候的肉一块多一点,偶尔能吃上点,如果是在老家务农的话还拿不到24块钱

Q: “美丽富饶的潞江坝”这首歌非常优美,请跟我们说说?

A:是真的,那个时候是产量出产很好,像唱的香蕉成林,咖啡这些都好的,咖啡、香蕉、胡椒,包括甘蔗这些出产都好的。所以说是美丽富饶。

Q:那个时候是蚊子叮,虫子咬,条件也很艰苦吧?

A:那个是另外一回事情,那时还有瘴气,中了瘴气就不会好了,那个时候是来不及抢救,另一个是没有药来治,我们单位棉站成立,要到潞江坝,就有这样的说法:要到潞江坝,先把蚊帐挂,还有一句是:要到潞江坝,先把棺材买下。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五十五——让过去告诉...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三—石照祥:回顾历...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