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党群工作
法制宣传
以案释法
精神文明建设
民主管理
计划生育
女工园地
劳模风采
共青团
服务职工
离退休工作

您的位置是:首页 党群工作

家庭家教家风—我的母亲(杨旭昆)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21-10-14   浏览次数:2585    

我的母亲

质标所-杨旭昆

我的母亲李科渝,生于1934年9月26日,重庆人。1950年10月-1954年12月,在重庆参军入伍,在青岛海军医院从事医务工作。一九五五年复员回乡,1958年考取云南大学生物系,学习植物生理生态。1962年,大学毕业后到云南省农业科学研究所,从事水稻、玉米育种工作。选育审定通过玉米品种6个,选育水稻品种4个,发表论文6篇。多次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粮作所副研究员,1993年3月退休。

心系农科 甘为种业作奉献

我的母亲出身于军队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我的外公李之郁,1922年考入华西大学医学院七年制学习,1929年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1938年赴美国留学两年,专攻耳鼻咽喉科,获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55年获军医上校军衔。曾选任四川省政协委员。我外祖母也是军人,是耳鼻咽喉科主任。生长在军人家庭,生活环境的耳濡目染,父母的言传身教,母亲养成了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性格并培养出了无私奉献的精神。在医院工作这段时间,让她对生命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就读于重庆第三中学。优秀的师资力量,浓厚的学习氛围,加上她吃得了苦,勤奋好学,又天资聪颖,于1958年以优异成绩考取云南大学生物系,学习植物生理生态。四年的大学学习,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理论,学到了专业知识。为她将来的科研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972年,她转为研究育种工作。经过多年努力,她选育成优良顶交种“引金顶交”。1980年,她主持杂交玉米选育课题。1983年,参与完成的“玉米品种资源考察”项目获得农牧渔业部三等奖。1983年,她参加“六五”国家玉米协作攻关组。所主持的“玉米莫A单交种的选育和推广”累计推广6000hm2,增产玉米720万千克,社会经济效益显著,于1985年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排名第一)。1989年,三交种“莫三”选育成功(审定编号:滇玉5号),主持完成的“玉米莫三三交种的选育和推广”累计推24733.3hm2,增产玉米1129.55万千克,于1992年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1993年,选育的优质玉米杂交种“睛三”通过审定(审定编号:滇玉15号)。通过该品种的育成与多年应用,主持完成的玉米单交种“睛三”选育获1999年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母亲在重复烦琐的育种工作岗位上,她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留下的是一个个曾经为云南粮食增产做出贡献的优良玉米品种。

踏遍青山 彩云之南忙农耕

我是一个独子,这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中国家庭中是极稀罕的。我母亲生我时已经34岁,算是个高龄产妇。我出生于1968年,正值文革的高潮时期。因为先天不足,母亲又没有奶水,营养不良得了佝偻病,头大如斗,两岁左右才会走路,得了个外号“杨大头”,大人们常逗我: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大头。母亲常感慨,当年幸亏是农科所的蔡士咸会计预先留了三十块钱,才得以渡过刚生下我那个艰难时期,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一直把这事挂在嘴边。

我母亲虽然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却极朴素,外表如田野上的蒲公英一般朴实无华,毫无一般知识分子身上的骄娇二气。儿不嫌母丑,但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她真的与漂亮妈妈无关,印象中从未穿过漂亮的裙子一类的衣服。她总是穿一身花格子衣服,下着裤脚宽大的长裤,留短发,头顶草帽,装束与周边村民无异。炎炎夏日,一会儿烈日当空,一会儿暴雨交加,她矮小敏捷的身体出没于高大,茂盛的玉米地里,不顾闷热难当,忙着记载,人工授粉,安排工人们的工作。常年的野外工作,她脸颊被强烈的太阳晒得黧黑,瘦小倔强的身体尤如一株矢志不渝的向日葵,这也是一种美,是奉献之美、奋斗者之美。我有一回看到妈妈居然赶着一辆农场的马车去田里,小小的心里又是惊奇又是自豪,妈妈居然会赶马车!她是真正践行了当时提出的知识分子与工农兵相结合,知识分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爱作标杆 言传身教勇担当

我父母极其重视教育,我四五岁时就能背诵好几首毛主席诗词,以至于我大了几岁,他俩常感叹这孩子咋越大越傻了呢,小时候多聪明。但她同时也是极严格,极要强的母亲。在学校里凡事都要我争第一。当时为了与小伙伴们一起上学,我五岁半就读小学。因为太小,缺乏自制力,免不了淘气,学习时注意力难以集中。老师一家访,必然挨揍。我母亲的信条是,黄金棍儿出好人。邻居常劝她:李科渝,你就一个儿,不要再打他了。母亲回答:“不打。以后一个儿都没有了。”现在看来,这的确是至理名言。一次,误把同桌的作业拿回家,翻开一页是老师打的叉,又翻开一页又是叉,于是,一页一个巴掌,打得我怀疑人生,后来我觉得不像自己的本子,但不敢说,万一真是我的岂不是还得挨几十下?硬捱了十几个巴头后,发现作业本封面赫然写着张某某三个字!大约小学四年级时,班级选人参加数学竞赛,只选了三个,我落选了。没有悬念,回家又是一顿巴掌,并且让我必须去班上参加学习辅导,硬着头皮去了,免不了被那三个同学一顿奚落,当时真是觉得难堪极了。我每天必须写一篇毛笔字才能出去玩。后来上了中学,住校后就再也没有坚持练习。每晚八点必须上床睡觉,在屋里听到小伙伴们在窗外玩躲猫猫时欢乐的嬉闹声,真是心痒猫抓。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这样严格管教,是父母对我的未来抱有极大的期望值,希望我将来能成为像他们一样成为优秀的科技工作者。父母这个标杆太高了,他们都是云南省农科院各自领域内的领军人物,科学家,这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但我想,他们教会了我两样东西,责任与担当。对社会,对工作,对家人的责任与担当。这是父母给我的传家宝。

广袤云岭 赤胆忠心写忠诚

文革后期,我大约七八岁左右,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父亲因为有人诬告,被隔离审查,就母亲一个人带我。一天,跟着几个大哥哥玩单杠,被一个哥哥抱上单杠。小孩儿那里有手力,从单杠上大头冲下摔下来,昏迷了几个小时,被摔成严重脑震荡,住院近半月。后来才知道当时父母闻迅赶来的情景,他们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几乎都要急疯了。于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是爱我的。我也是幸运的,医务室的田医生闻讯赶来,当场给我做人工呼吸,救了我一条命。我感恩,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我父母都是事业心极重的人。父亲杨诗选是农科院著名的水稻育种专家,母亲李科渝是玉米选育专家。在他们眼里,工作永远是放在第一位,子女的生活,学习则要向后靠了。我十岁半进入昆明第十一中学,读初中。因为交通极其不便,需要住校,一周回家一次。一个乡下孩子突然来到了热闹的花花世界,身边再也没有父母的严厉督促,一下子如小鸟出笼,彻底地放野马了。那时十年内乱刚结束,十一中的学习风气很不好。经常有社会青年到宿舍殴打,恐吓学生。年幼无知,无人管束,我也彻底放飞自我,贪玩逃课,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父母尽管十分焦急,但我住校,一周才能见一次面,想管教也是鞭长莫及。那时候他们正年富力强,是项目及课题主持人,科研工作任务极其繁重,父亲还担任过粮作所副所长,代所长,实在是分身乏术来经营我的生活,学习。而且,他们每年都要出去冬繁,蹲点。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二,三个月。有时,我吃饭都是托付在邻居同事家。我读初中时,母亲想去农业厅工作,以便能有时间管一管我的学习,生活。但农科院王寿南书记不愿放她走,向她许诺只要能留下,可以帮我找一个环境好的学校。她终于没有走,我后来还是就读原来的学校。当年。农科院很多知识分子的家庭情况与我大同小异。父母那一辈人有时笑谈:他们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其实,他们把热爱和一生奉献给了广袤的云岭大地,无怨无悔,这正是老一辈农科院人的追求与情怀。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父辈们血液中流淌着的笃实、求真、奉献的农科人基因就这样传承到了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身上,也让后来的无数青年科技工作者把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奉为圭臬,并在他们身上发扬光大,永远流传。

自立自强 家国情怀荫后人

我母亲性格又是极刚烈,极好强的,从不轻易求人。2001年,我父亲罹患癌症。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有多清贫!癌症患者的很多药是非常昂贵的,而且要自费。我们家已经没有钱了,她只能去粮作所找领导帮助解决。所领导一时难以置信,惊讶道:“杨老师家会没钱?”了解情况后,院所及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对此十分重视,大力协助。父亲在肿瘤医院住院时,病房条件太差。百般无奈之下,母亲向她的大学同学,一位领导求助。在领导的关照下,父亲住进了带卫生间的干部病房,并得以用上了一种进口的昂贵特效药。尽管没过几个月父亲就被病魔带走了,但老人家最后一程走得还算安祥。对此。我们一家非常感谢党!感谢组织!这是我见过,她一生中仅有的两次求人中的一次!父亲住院期间,我每天下班后骑单车去医院看护他,母亲则是早上坐公交车到医院。母亲在父亲病痛稍缓,清醒的时间就陪他聊聊天。有一天,母亲说他们觉得亏欠我,小时候没有管好我。父亲跟她说等他病好了后回去,做好东西给我吃。其实,我知道老人家是回不去了!我转身出门,泪如雨下!因为我少年时期的叛逆,以后的我远未达到父亲的期望值,让他颇为失望,父亲对我心有千千结。在老人家弥留之际,我们终于和解了。我内心暗暗发誓,要在单位做出一点名堂。我现在也是一个科技工作者,可以稍微安慰一下父亲在天之灵。母亲年轻时性格刚烈急躁,行事风风火火,做事从不拖沓,对人对已高标准严要求,对于科技工作者来说,这无疑是很宝贵的品质,这也是她在科研工作中取得很多成绩的原因之一。在工作生活中,她这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耿直性格,也让她得罪了不少同事。母亲对物质生活的要求很低,平时就是在食堂吃饭,碗一放就下田。她也不会做饭,有一年除夕,父亲出差,我们娘俩就着一碗豆腐过了年。父亲则温柔敦厚,风度儒雅,一派学者风范。我小时候,因为母亲急燥的性格,工作的压力,他们时常争吵。退休后,两人结伴四出游玩,饱览祖国的壮美河山,闲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关系越来越好。父亲病危时,她急火攻心,血压上升。但不管怎样,她都要每天转几次公交车去医院陪父亲,她很清楚,父亲时日无多。在父亲神智清醒一点时,他们共同追忆逝水年华,交流一下我的工作生活,聊聊可爱的小孙子。我想,这就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吧。

我与老太太执拗了半辈子,小时候被她管束太过严厉,形成逆反心理,凡事都要与她顶着干,事实证明,我为此栽了跟斗。人到中年,慢慢体会到母亲的良苦用心,她聪慧过人,做事也极有远见,她的言传身教让我获益终身。因为对老人的尊敬,仰慕,家人们对她非常孝顺,悉心关照。今年她已经87岁,身体还很硬朗,脑子的反应不亚于中年人。只是反过来,她在我面前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只要我一回家,她就围着我打转,也极喜欢跟我上街逛逛。有时候,我扶着她过马路时,会产生一种怜爱之情,像带着一个小孩子。恍惚之间,又回到了当年,坚强的母亲牵着有一颗大脑袋的小小的我去面对外面大大的世界。


上一篇: 院离退休人员管理处到蚕蜂所调研离退休工作...
下一篇: 家庭家教家风—家风是一辈子的修行(陆梅)
x
x
x